2009年05月19日

陪母亲去名古屋 ( 母に付いて名古屋へ )


 我的亲今年八十二岁,两年前记忆开始衰退。
 妻子担心婆婆的日常生活,所以她去精神科医生那里咨询了一下。
 医生说“日常生活要过得丰富一些,比如跟朋友聊天、出去玩儿什么的。”

 我母亲的日常生活的确平淡无味,缺少刺激。
 她每天打扫完规定的地方后,就坐在正殿台阶上跟一个朋友谈话。
 就这么点儿内容。

 为了给母亲的生活增加些内容,妻子向市政府的福祉课申请了为老年人的一日服务。

 每星期一早上9点半,一日服务的小面包车到寺庙前来接我妈妈和伊藤去服务所,在那里接受健康检查,玩儿游戏,吃午饭,聊天。下午3点半,再送回来。

 每天晚饭后我们三个人一起玩儿扑克,我觉得最近母亲记忆力的衰退速度减慢了。

 春天到了,目前要去名古屋参拜护国神社。
 母亲每年都去。
 因为护国神社祭祀着阵亡者。
 我的大伯是二战阵亡的。
 
 母亲说“今年也我要去护国神社”。

 妻子担心婆婆迷路,不太想让她一个人去。
 我说“那么我陪母亲到名古屋去吧”。

 母亲表露出不高兴的神色,但是四月三十日我还是陪母亲到名古屋去了。

 我不告诉母亲怎么买车票,只是从背后看着她能不能买对。
 母亲买了从丰田市到名古屋站的车票,到护国神社是没有问题了。

 参拜以后,母亲想去地铁的县政府站,可是她走错了方向。

 

 

 


 我从背后说“看,还是搞错方向了吧”。
 
 母亲回头伤心地盯着我。
 
 那时我突然想起来儿时母亲牵着我去幼儿园的情景。
 
 当时入幼儿园要通过适应能力考试,比我们先考完的一对母子,经过我们身边时,悄悄地对母亲说“考了系蝴蝶结”
 于是母亲把我领到走廊的一头,从身上抽出一根系在和服上的带子教我系蝴蝶结。
 不管母亲怎么教,我就是系不好,最后只是沮丧地看着母亲,但母亲并没有责备我。
 说了句“算啦,算啦”就拉着我又回到考试的地方。

 现在母亲走错了方向,我却责备她,我感到很内疚。
 于是我决心陪母亲慢慢走。就像当年母亲牵着我那样••••••。


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这篇文章是张老师修改的。
谢谢,张老师。
Posted by 一道 at 2009年05月19日 22:16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